作乱,同样是诸侯王作乱,为什么西晋的八王之乱要比西汉的七王之乱破坏力更大?

快乐十分走势图 浏览量

同样是诸侯王作乱,为什么西晋的八王之乱要比西汉的七王之乱破坏力更大?

  两者本来就不是一个类型事件,七国之乱是同时间内诸侯王发动的战争,八王之乱是长时间里藩王先后争夺中央权力,引发一系列战争。

  如果按照八王之乱的标准来衡量西汉诸侯王叛乱,始乱应该是齐哀王刘襄在吕雉死后,意图率军入长安继位为帝,再则是淮南王刘长和吴王刘濞,这个标准下只能算出三王。

  济北王刘兴居叛乱只能算齐哀王刘襄叛乱的延续,而七国之乱中北五国实力不强,楚国奉吴国为领军,实际上核心只有吴王刘濞,所以按照八王之乱标准,西汉诸王叛乱只有三王。反过来按照西汉七国之乱标准,司马伦与三王之战、司马乂与司马颖之战、司马越与司马颖、司马颙等南北战争起码都超过十王参战,故两个事件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七国之乱的原因是中央与诸侯之间的矛盾,削藩损害诸侯王利益,诸侯王想要如同战国时期的诸侯国独立。八王之乱环绕于藩王争夺中央实权,西晋藩王还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诸侯,西晋只是以郡为国,大国初始兵力仅有五千人,次国兵力三千,小国兵力一千五百,真按分封的实力计算,十个国都是渣渣。

  西汉诸侯王可不同,还没削藩以前一个大国统领三四个郡,西汉的郡比西晋的郡大很多,司马炎开国所封二十七王,皆是郡王。刘邦开国所封同姓才九王,中国东部疆土几乎全封出去,各国实力相较昔日战国豪雄缩水了三四成罢了,一旦联合起来宛若昔日五国合纵攻秦的阵势。

  西汉诸侯王初期较弱是因为刘邦诸子年纪都小,最有实力的齐王刘肥性格弱,吕雉又掌握中央兵权,故在吕雉执政时期诸侯王被压得死死,待中央和地方都积累够条件开战时已经是汉景帝时期。

  西晋诸王的实力源自官制和军事制度,实力强大的藩王源自于都督地方兵权的要职,更强的是掌控中央禁军的诸侯王,名为宗室国王,实为权臣、藩镇。司马炎这样安排反倒是想要宗室捍卫中央皇权,司马诸王都成为掌控兵权的将军,让士族无兵可统。

  西汉与诸侯王之战可以视为国与国之间战争,双方立场分明。西晋八王引发的战争是一次次内战,双方阵营交错,大多数还是从中枢开始打,许多人可以见形势不对就跳槽,反正皇帝只是个傀儡,谁都可以说打仗捍卫皇权的旗帜。

  至于为什么结果不同,因为西汉成功平定七国叛乱,进一步巩固皇权,就没有所谓的大崩溃。西晋诸王拿的都是国家的主力部队开战,双方越打越少,意味着中枢实力越来越弱,开始借助胡人部队为外援。匈奴人帮忙打内战,后来发现晋廷群龙无首,派系凌乱,单独一支势力还不如匈奴能打,那为什么不自己打,还要继续帮他们打?给西晋皇权补上最后一刀,依靠帝制维持全国稳定的局势彻底崩溃,于是陷入长期分裂中。

  皇权薄弱一直是魏晋南北朝长久的主题,即便后来各朝吸取教训,减少国王掌握重兵,但一样培养出权势极大的朝臣与地方藩镇,他们时刻参与到中央权力争夺当中,只是形势不如司马诸王那般激烈罢了。或者说门阀家族比国王还凶,国王斗不过门阀。当然,北魏的情况比较不同。

  西汉的历史走向是结束分封制,有识之士都明白长久以来的战国对全国经济伤害极大,通过刘季、吕野鸡、刘腹黑、刘户口、刘野猪数代人努力才让分封制名存实亡,使集权走向前所未有的巅峰。收拾破坏稳定的地方势力,用统一的标准统治国家,示意的是一个帝国真正的崛起。

  西晋的历史走向是中央集权面临崩溃,从刘秀与豪强合作建立东汉以来,地方势力逐步强盛,豪族与文化世家联合,逐渐产生出来了士族。刚开始读书人还没有兵,东汉的政治斗争多环绕在皇帝与掌握兵权的外戚里,而读书人与外戚联合,加上州郡募兵制出现,形势就彻底失控了。刘秀与合作对象还可视为君臣关系,司马炎在开国之初与士族仍还维持着君臣关系,这种君臣关系非常薄弱,随着门阀兴起总会变成君与君的关系,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只是时间问题,八王之乱的起因是西晋差点成了杨的天下。

  八王之乱祸端可以追责司马炎、贾南风、杨骏、司马衷、司马伦等人,却又不单纯是这些人的问题,同时也要观察历史的进程。胡人大量内迁、门阀政治的崛起、皇权权威思想崩溃等复合原因很多。司马衷是弱智这也许是历史的偶然,偶然引发的悲剧往往又存在大量客观的必然。

  当然,西汉面临的复合问题也很多,可谁让自文、景、武、宣都是明智的皇帝呢?

标签:作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