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侠2,动画片《猪猪侠》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故事吗,为什么现在的猪猪侠变小了?

快乐十分走势图 浏览量

引:

动画片《猪猪侠》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故事吗,为什么现在的猪猪侠变小了?

《猪猪侠之终极决战》:亲情与友情的错位(我的评分:6.1)

又一家动漫IP公司要上市了:“猪猪侠”撑起半壁江山,曾踩雷乐视

动画片《猪猪侠》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故事吗,为什么现在的猪猪侠变小了?

  《猪猪侠》最早是广州蓝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作品,当时的动画导演和编剧都是王巍。其实只要略微的看一下蓝弧的作品其实也不难发现,其实蓝弧的作品几乎都是王巍导演兼职编剧,编曲兼任配音,而故事的中心思想都是以现实为主。之后的《骑刃王》《超兽武装》《武战道》《洛洛历险记》《宇宙星神》,无不例外的都是简单故事阐述大道理。剧情层层反转反复递进,有哭有笑十分饱满。

因为我只看完了超兽所以超兽

  《超兽武装》是我童年最辉煌的存在,我从那时踏上了动画画画之路一去不复返。

  其实我梦想就没离开过动画,小时候想当配音来着,不要问我现在,我在学会计

  但是后来《猪猪侠》IP被卖给了光线传媒,所以就有了大量改动。光线的作品,额……准确来说是光线投资的作品,《喜羊羊》系列,《开心宝贝》系列,《熊出没》系列,so就这个作品趋势

《猪猪侠》不想“童幼心稚泛爆滥棚”都难吧

《猪猪侠之终极决战》:亲情与友情的错位(我的评分:6.1)

  作为今年暑期档动画“三猪”的最后一猪——猪猪侠,比其他两猪(三只小猪和小猪班纳)还是要体现出更有底气的世界观准备。猪猪侠的爸爸,喜羊羊的妈妈,这样的角色天然适合出现在剧场版动画中,因为小孩子已经看了好几年的电视动画了,他们对这种谜一样、身份熟悉但角色陌生的人物,会有一种天然的好奇心。

  如果看过年初的《闯堂兔2》,会发现《猪猪侠》这部电影跟它的剧情有异曲同工,一个本性不坏的熟人因为种种难言之隐变成了坏人,随后和主人公发生对战,最后回归。除了战斗的大场面以外,主人公战队与反派之间那种情感牵绊,是一剂永恒的催泪剂,虽然这两部影片都没有把我的泪催下来。

  如果我们挖掘感人的情愫,我们会发现家人和朋友具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化点。家人的感化点在于无私的关爱,而朋友的感化点则在于一种义气上。有没有血缘关系,这对两个人的情感关联模式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你不能把家人的关系义气化,也不能把朋友的关系爱慕化。显然,《猪猪侠之终极决战》在这两种感人情愫之间发生了混淆,以至于它没能实现终极感动。

  儿子和爸爸之间的感动点,应该体现在爸爸与儿子的爱上,影片中猪猪侠爸爸的作恶动机是为了找回猪猪侠的妈妈,而并没有把更多的笔墨集中在他如何爱猪猪侠上。即使有类似的相处镜头,也是爸爸借机利用猪猪侠的一种方式。这使得最后,他从利用猪猪侠,到决战猪猪侠,再到突然关爱起猪猪侠的转变很让人摸不着头脑。他献身的对象应该是猪猪侠的妈妈而不是猪猪侠。

  如果我们看《超能陆战队》,这是一部关于亲情情愫的动画片,它的感人之处就非常明确地定位在家人之爱上。当小宏看到哥哥为了能做出保护弟弟的大白,失败了80多次,最终成功的那段录像的时候,我想没有人不会为之动容。这是怎样一个伟大的哥哥啊,他对弟弟竟有如此饱满而无私的爱。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爱,当寄托着哥哥芯片的大白在异空间中舍身救了小宏的时候,你才会痛哭流涕。

  家人之间很少用你死我活的战斗来表达“爱意”,一般这是朋友之间才会用到的情节。一部很早的日本动画片《魔神英雄传》最让人记忆犹新的就是主人公和他的朋友虎王形成的珍贵友谊,以及后来他们不得不变为敌手进行战斗的充满情感纠葛的剧情。这种战斗发生在朋友之间是正常的,体现出一种对等感,而无论如何,一个父亲歇斯底里地去打自己的孩子,这都是无法让人认同的情节。如果是超人强变成了坏人和猪猪侠进行终极决战,都要比爸爸和儿子的决战要更符合人类的观看情感得多。

  这也是为什么《冰雪奇缘》中,姐妹两个人之间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持久的肢体冲突,有的只是心灵的逃避、疏远。

  猪猪侠爸爸被设定为一个很帅、很酷的人物,在样貌上已经和猪猪侠的可爱敦实以及红色色调有了明显的差异,如果不提及,根本无法让人意识到他们之间有父子关系,还以为就是一个帅哥路人。这种造型上的冷漠区隔,其实也意味着,爸爸这个角色的本质其实不是爸爸,而只是一个朋友而已。

  影片在一个本应描写友情的故事里,用了一个亲人身份,从而让观众产生了极大地错位感。或许它也能感动人,但是感动得扭捏、不自然,因此失了真、掉了斤两。

  本站对2015年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的评分汇总及本片的位置。

又一家动漫IP公司要上市了:“猪猪侠”撑起半壁江山,曾踩雷乐视

  自从2019年“二师兄”站上风口以来,A股市场的猪企也开始一飞冲天,2020年上半年牧原股份净利润超过100亿,股价峰谷差了4倍有余,正邦科技、天邦股份等企业也不甘示弱,与此同时,二次元的“猪猪侠”也借创业板开启注册制的机会,带着咏声动漫从新三板转向深交所。

  但相比之下,猪猪侠显得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一个IP挑大梁、影视成绩不及《熊出没》,不仅如此,衍生业务盈利能力下滑、盗版维权耗时耗力,总之在变现的这条路上,猪猪侠的“超能力”明显还不太够。

  “猪猪侠”撑起半壁江山,累计票房不足《熊出没》十分之一

  “猪猪侠”是咏声动漫的第一个动漫IP也是最重要的动漫IP。2004年开始,咏声动漫推出“猪猪侠”系列动画片,2018年以前基本以每年1部的频率推出系列动画片,近年产出频率开始增加,至今累计已有33部作品。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动漫电视电影业务占咏声动漫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3.27%、59.48%和54.51%,由于近年来基本没有IP电影的推出,因此动画电影业务占比较少,96%以上为电视动画业务,而猪猪侠系列收入又分别占到91.16%、64.84%和87.69%。

  换句话说,那只吃了棒棒糖就能变强的猪凭一己之力几乎撑起了咏声动漫的半壁江山。

  正如前面提到的,除了稳定的“猪猪侠”系列,咏声动漫的电视动画收入主要受当年新发行的电视动画影响,近几年,咏声动漫陆续开发了“逗逗迪迪”、“疯狂小糖”、“核晶少年”和“百变校巴”等动漫IP,不过无论是市场接受度还是营收能力,都无法与“猪猪侠”匹敌。

  这些动漫IP通常在新发行首年盈利能力最强,但事实上它们不仅在这个时间点所创造的收入与“猪猪侠”系列之间有巨大断层,从第二年开始更是无一例外被归为更不足一提的“其他系列”中。

  一直以来,“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和“猪猪侠”并成为国内当代动画作品的第一梯队代表,各大电视台轮番播放,但即使同为第一梯队,三大IP之间也有难以跨越的鸿沟。

  从2010年开始,“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电影成为春节档儿童电影的主力军,从猫眼数据来看,6部电影总票房累计超过7亿,但从2012年之后动漫IP吸引力开始走上下坡路,最终在2015年后不再推出系列电影。

  但小朋友们的春节档总是要有人接棒的,2014年开始同样开始推出系列电影的《熊出没》开始迎来爆发,2017年春节档上映的《熊出没之奇幻空间》累计票房同比增长81%,目前已经上映的6部电影总票房更是接近27亿。

  相比之下,“猪猪侠”在电影市场上的吸金能力就逊色许多,已经上映的5部电影里票房最高的也就只有4500万左右,累计票房不足《熊出没》的十分之一,虽然“猪猪侠”系类电影基本都在暑期档上映,与春节档容量有所差距,但档期本身的影响范围还是有限的。

衍生业务力不从心,盗版维权应接不暇

  咏声动漫成立于2003年,主要经营以动漫IP为核心的动漫电视电影等内容产品的制作和发行,同时还经营基于动漫IP的动漫玩具及其他产品、品牌形象授权等多元衍生业务,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亿,归母净利润4365.53万,虽然已经开始盈利,但整体规模并不算大。

  从构成来看,2017年-2019年动漫电视电影业务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33.27%、59.48%和54.51%,一方面是咏声动漫现有的五大IP中,“核晶少年”、“百变校巴”分别是2018年、2019年推出的,另一方面是动漫玩具等周边衍生品销量的下降,从而导致动漫电影电视业务的占比起伏较大,一心发展的衍生业务反而开始后退。

2016年时咏声动漫曾在新三板上市,同年董秘刘子群接受“新三板智库”调研访谈时曾提到,行业内竞争激烈,大多数公司选择弃质保量,而少数比较成功动画公司则都是有产业支撑的,比如做玩具起家的奥飞动漫、涉及动漫服饰的美盛文化以及经营主题乐园的华强方特,因此咏声动漫也开始从纯内容制作转向全产业发展。

  目前来看,动漫衍生业务主要以玩具销售、品牌授权为主,同时极少量的涉及动漫舞台剧业务以及主题乐园业务。依然是由于新推出的动漫IP难以掀起风浪,只有“猪猪侠”这一个拳头IP支撑的衍生业务实在是力不从心。

  一方面三大板块业务均在不断下滑,营收能力不如2017年,另一方面衍生业务的毛利率并不高,整体上看,虽然2019年营收占比超过45%,但同期毛利占比却只有35%左右,其中收入贡献最大的动漫玩具业务毛利率只有22.43%,大约只有动漫电影电视业务的三分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019年咏声动漫的玩具销售分别下滑38.83%、13.21%,但同时平均售价却从13.94元上升至22.26元,而这与近年能够接连推出新系列动漫有很大关系,不难想象,猪猪侠的“超能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咏声动漫的增长,若不能即使推出高质量替代品,业绩下滑也是迟早的事。

  另外,咏声动漫的衍生业务也很少是自己动手的,玩具业务采用代工模式生产、经销商进行销售,而品牌授权更是坐收授权费就行了,因此市场上盗版猖獗,公司不得不分出极大地精力处理,据天眼查显示,咏声动漫大量的诉讼纠纷都与著作权、商标权等被侵犯相关。

家族企业,“踩雷”乐视

  咏声动漫的前身可以追溯到咏声唱片时期,1987年古晋明等人投资设立咏声唱片,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可谓是香港唱片业的鼎盛时代,彼时旗下拥有曾有孟庭苇、卓依婷等艺人。

  后来唱片业式微,其子古志斌转向进入幼儿动漫产业,目前古晋明、古志斌以及姐姐古艳梅为一致行动人,共同持有咏声动漫61.43%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咏声动漫的发展进程中,乐视的身影也是屡次出现。

2015年首次设立股份有限公司时,由乐视网控股的乐视投资(现已更名为“乐为投资”)就以6%的持股比例位列第5大股东,后来经过2019年的三次股权转让后,乐为投资持有咏声动漫的股权比重下降为0.51%,今年3月,乐为投资将最后的股权全数转让给其少数股东乐高投资,退出股东行列。

  另外,在业务上乐视与咏声动漫的互动也不少,2016年乐视影业曾签下大电影《猪猪侠4》,进行联合投资制作并运营,而其子公司霍尔果斯乐视、西藏乐视也因电影版权、网络播放许可等因素与咏声动漫曾有过频繁的关联交易。

  截至2016年底,咏声动漫对西藏乐视和乐视网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200万元、435.34万元,目前已全都计提减值。

  如今距离贾跃亭的“下周回国”期限已经过去近3年了,7月2日乐视破产成功,8日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将甘薇限制出境,乐视的没落已接近尾声,但如此一来,咏声动漫的应收账款也将永久的成为坏账。

  在以优爱腾为首的新媒体平台日益发展壮大时,像咏声动漫这种体量的动画公司生存更不容易,2019年咏声动漫近7成应收账款来自上述三家公司和湖南快乐阳光,在没有爆款IP出现的情况下,咏声动漫的话语权也将越来越弱。

标签:猪猪侠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