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开发,网络游戏的法律保护

快乐十分走势图 浏览量

网络游戏开发

网络游戏的法律保护

  在立项与策划阶段,网络游戏策划文档的基本框架或内容已完成在整个研发阶段,策划文档也会不断更新,内部法务或外部法律顾问可根据策划文档了解网络游戏的基本情况,包括其是否基于他人作品如小说、游戏、动漫、电影等或作品的部分元素进行改编、其核心玩法元素等是否借鉴自他人作品。对基于策划文档所了解到的基本情况,可对网络游戏开发商提示相应的侵权风险。

  “他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既包括小说、动漫、游戏,还包括电影、电视剧以及综艺节目等,既包括中国公民创作的作品,还包括依据著作权法规定可获得著作权保护的外国作品,如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创作的奇幻文学《冰与火之歌》,以及基于其改编创作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根据他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改编网络游戏的,应取得相关著作权人的合法授权,否则存在侵权风险。

  在《网络游戏的法律保护|网游风控实务专题一》一文中,我们详细阐述了网络游戏相关构成元素可作为相应类别的作品单独获得保护包括作为可感知的美术作品、文字作品、音乐作品[10]、类电影作品等,或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特定构成元素进行保护如将游戏人物名称作为知名服务的特有名称、或将游戏界面作为知名服务的特有装潢,网络游戏开发商可对其开发的网络游戏进行元素拆分,以明确其网络游戏中的相关感官表现元素可获得何种保护,从而进一步确定其对该等元素是否享有合法的使用权包括是否需要就特定元素的使用自第三方获得相应的授权。

  在温瑞安诉手游《大掌门》侵犯作品改编权纠纷案中[1],法院认为,温瑞安系“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作者,其对“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及“诸葛先生”这五个灵魂人物的独创性表达部分享有著作权。《大掌门》游戏通过游戏界面信息、卡牌人物特征、文字介绍和人物关系表现了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及“诸葛先生”的形象,是以卡牌类网络游戏的方式表达了温瑞安小说中的独创性武侠人物,属于对温瑞安作品中独创性人物表达的改编,该行为未经温瑞安许可且用于游戏商业性运营活动,侵害了温瑞安对其作品所享有的改编权。[2]

  网络游戏的核心玩法元素主要指游戏规则、数值体系、核心系统等。对于特定网络游戏而言,其核心玩法元素或由网络游戏开发商独创、或来源于已知的通用玩法、抑或借鉴自其他游戏的相关玩法。对于最后一种情形,在判断网络游戏开发商是否具有合法使用权时,需结合个案情况进行具体分析,以避免可能的侵权风险。

  目前,司法实践中已有给予核心玩法元素著作权法保护或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案例,如我们在《网络游戏的法律保护|网游风控实务专题一》一文中提及的《太极熊猫》诉《花千骨》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以及《炉石传说》诉《卧龙传说》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与该两个案件相关的情况见前述文章。

  在测试阶段,网络游戏已基本开发完成,内部法务或外部法律顾问可基于自行体验、游戏开发团队的反馈、测试玩家的反馈、以及第三方的评价对网络游戏侵权风险做更为全面和详细的评估。对于游戏开发团队的反馈,内部法务或外部法律顾问可结合网络游戏类型如RPG类、MOBA类、FPS类以及网络游戏构成元素受法律保护的情况,制作定制化的风险评估信息反馈表[17]。

  在测试阶段,网络游戏已基本开发完成,内部法务或外部法律顾问可基于自行体验、游戏开发团队的反馈、测试玩家的反馈、以及第三方的评价对网络游戏侵权风险做更为全面和详细的评估。对于游戏开发团队的反馈,内部法务或外部法律顾问可结合网络游戏类型如RPG类、MOBA类、FPS类以及网络游戏构成元素受法律保护的情况,制作定制化的风险评估信息反馈表。

  对外包团队提供的游戏素材如美术素材、音乐音效等应持续做好管理及审核工作,以避免由此可能给网络游戏开发商带来的侵权风险。具体可开展以下三方面的工作,包括:1在公司层面,应尽可能对供应商的选择、管理建立一套流程制度;2涉及具体项目时,签署相应的委托合同,并在合同中对素材的具体要求、交付与验收标准、款项支付、知识产权归属与不侵权保证、违约责任等内容作出明确约定;3对收到的外包素材进行审核,尤其需明确该等素材是否借鉴自第三方元素。

  结合目前司法实践案例,很多网络游戏还是首选甚至主要以侵权著作权权利侵权为由主张向第三方权利。但是主张著作权权利,前提就是要有权利的载体也即作品的存在。网络游戏开发设计者如果以自己是合法权利所有者身份主张权利,即意味着网络游戏属于作品。就网络游戏本身隶属于何种作品类型问题,前文也有介绍,目前司法实践并没有明确统一定论。

  著作权法对作品的认定主要衡量以下几点:第一,所在领域应当为文学、科学及艺术;第二,具有独创性;第三,可以以有形形式复制;第四,作品实质是智力成果。网络游戏的本质就是计算机软件,其独创性也主要体现在软件设计,无疑网络游戏作为计算机软件应当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从其表现形式上和作品类型来看,计算机软件应当单独归为一类作品类型,而不是将其分化为现有法定作品类型,故目前国家版权登记中心将其列为“他类作品”。

  至于目前司法判例中将网络游戏认定为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是需要结合具体网络游戏界面内容(包括场景、人物形象、武器道具及玩家具体操作等),从其故事性、完整性及独创性等多角度综合分析判断,而不能作为对网络游戏的通常认定标准。

  就目前很多基于小说或影视作品改编而成的网络游戏,网络游戏开发设计者根据已有作品的描述将人物造型、场景、武器道具等进行了可视化的形象设计,在之后相应衍生品的开发过程中,或者有其他第三方以可视化形象为基础另行创作其他作品过程中,谁是可视化形象的合法权利人,谁享有使用、处置、收益权呢?

4在办理相关行政审批或备案手续方面是否有国家政策要求。如办理游戏版号或备案时,一般会要求提供游戏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若未做登记,亦可提供其他权属材料,如《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指南》中对著作权证明材料的要求,可以是著作权登记证书、电子形式的游戏程序源代码或公证书等。另外,在办理软件产品增值税即征即退时,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相关要求,软件产品需要取得软件产业主管部门颁发的《软件产品登记证书》或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颁发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25]。

  这几年随着科技发展、国家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越来越多从事文化领域工作的人们增强了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也对著作权法律有所了解。很多民众认为,只要自己创作了作品,就享有了著作权,就可以依法受到权利保护。很多网络游戏的开发者也当然地认为,他们辛苦创作的网络游戏也会与小说、电影、电视剧一样,同样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可是真的如此吗?

  如果已有作品的合法权利人将已有作品的游戏改编权授权许可给游戏开发设计者,意味着游戏开发设计者取得合法权利源,使自己开发网络游戏的行为合法,即可以在游戏中可以合理使用已有作品的角色、人物名称及形象、场景、情节、道具(武器等)等元素,避免将来该款游戏产品运营中被已有作品合法权利人主张侵权。

  网络游戏需要场景、人物、情节等诸多元素构成,有的网络游戏是开发者独立开发创作,不以其他已有作品为基础或蓝本,比如部落冲突、王者荣耀等;有的网络游戏是通过改编小说、影视剧等其他作品而创作形成的,比如天龙八部、斗罗大陆等。

  在与已有作品合法权利人取得游戏改编许可的过程,可以得知已有作品的合法权利人是否就该已有作品的游戏改编权授权或转让给第三方,一定程度上也就了解了该已有作品改编开发为网络游戏的市场情况。如果已经有其他第三方在先取得了已有作品的游戏改编权,甚至已经投入开发设计,将来此款游戏产品市场竞争必然会相对激烈,故游戏开发商会根据实际形势对是否启动该已有作品的游戏开发项目重新分析考虑,以便作出合理商业判断、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游戏作品属于其中哪一种作品呢?目前司法实践中对此并没有明确统一的认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网络游戏开发者及运营商无法通过合法途径保护自身合法权利。网络游戏是科技发展的进步产物,虽然目前我国对此并没有单独立法,但并不意味现有法律无法维护网络游戏合法权利人的权益。

  首先,社会和司法机关对网络游戏软件作为具有独创性的智力成果是予以认可的,在国家官方版权登记中心,网络游戏软件也是可以作为“他类作品”进行著作权登记,以证明游戏软件合法权利归属。经登记的软件著作权权利人可以按照《著作权》之规定基于游戏软件本身行使相应的著作权权利。在最近个别法院的司法判例中,将网络游戏认定为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并予以相应的权利保护。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